徵集令
  三大徵集平臺:
  1、成都商報熱線電話(028)86613333-1;
  2、關註成都商報微信公眾號,回覆“垃圾短信”內容;
  3、私信內容至成都商報新浪官方微博。
  徵集內容:
  徵集100起個案:根據報名先後,經律師團初審後確定為“免費維權個案”,並通知報名者。請報名者留下有效聯繫方式。
  徵集公益律師:還剩11個名額。
  “我要找律師幫忙維權,‘垃圾短信’太惱火了,現在我手機已經有200多條了……”昨日一早,成都商報熱線接到第一位讀者的來電,市民鄧先生希望律師能替他維權,讓自己遠離“垃圾短信”的困擾。
  昨日,維權律師團發起人陳小虎接受了鄧先生的委托,並從200多條短信中,從維權難易、可操作性等方面考慮選出一條,在獲知經營者信息後,來到該家培訓機構現場交涉。成都商報記者跟隨陳小虎進行了全程跟蹤採訪。
  “你看看我的手機,200多條垃圾短信,手機都被塞滿了。”昨日,早已等候在小區門口的鄧先生遠遠看到陳小虎律師,就向他抱怨起來。
  鄧先生一邊翻著手機,一邊氣憤地說:“今天是買房子的,明天就是辦理信用卡的……我天天刪,手機里還是有這麼多條。”昨日早上,鄧先生翻看成都商報,看到有律師團站出來替消費者維權,自己正覺得“大快人心”時,手機又響了,打開一看:“市中心、好市場,只需10餘萬……”
  鄧先生說,這下可把他惹惱了,隨後撥打了成都商報的熱線。“我以前做建築生意,與客戶往來比較多,短信也不敢不看,有時候是開車、打麻將,垃圾短信真是讓人不勝其煩。”
  鄧先生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他今年56歲,算是已經退休了,以前沒時間來“較個真”,現在有這個機會,他一定要抓住。隨後,鄧先生簽訂了授權委托書,讓律師幫他維權,並請求對方書面賠禮道歉和象徵性賠償1元。
  維/權/步/驟
  {1}選取:從200條短信中先選出一條
  陳小虎律師在翻看鄧先生手機中的“垃圾短信”後,首先根據取證難易程度進行了簡單分類,因為發送號碼有的是虛假或公共號碼,難以確定實際身份,一般不作為主要的核實依據。
  有的信息中只有座機或手機電話,無商戶信息,一旦接聽電話者不承認是其發佈的,難以維權。此後,在200多條短信中,陳律師從中選取了一條既有經營者信息、又留有電話的信息。這是一家名為“維斯特”的外語培訓機構發送的,並留下了一個座機電話。
  {2}取證:確認商家信息
  隨後,陳小虎撥打了上述座機,並以咨詢為名獲知該培訓機構的地址。昨日,陳小虎來到位於順江路粼江峰閣小區某單元樓內的“維斯特”培訓機構。
  首先,陳小虎律師仍以咨詢為名,並拿出短信讓對方看,一名女性工作人員承認短信是該培訓機構發的,並且是專門請人發的。陳小虎對工作人員的上述說法進行了錄音,固定為證據。
  {3}交涉:主體問題待核實
  當陳小虎律師亮明身份和說明來意,成都商報記者也表明身份採訪,該名工作人員表示,該家培訓機構屬於成都外國語專業學校(外專外語)的分支機構,自己沒有獨立的資格。
  隨後,在體育場路上的外專外語學校,一位負責人告訴陳小虎律師,“維斯特”是一家獨立機構,與他們沒有任何關係。陳小虎看到,其展示的教學資格證書落款卻是外專外語。對此,陳小虎表示,將進一步調查取證,並通過適當的法律手段幫鄧先生維權。成都商報記者 孫兆雲 攝影記者 劉海韻
  吐槽垃圾短信:
  嚴重影響生活
  昨日,有67人通過成都商報“反垃圾短信”徵集平臺吐槽自己被垃圾短信騷擾的經歷,還有市民將自己的個案委托“反垃圾短信公益律師團”幫忙維權。
  張女士曾在四川一家通訊公司上班,現在是一名家庭主婦。“我基本上每天都能收到垃圾短信,有騙錢的、促銷的、賣房賣車的、甚至還有提供特殊服務的。”後來,張女士下載了攔截軟件,有時一天就能攔截六七條,但還會有些“漏網之魚”時不時騷擾。有時還會收到一些垃圾彩信,恐怕是病毒,都直接刪了。之前張女士睡覺不關機,有時候夜裡兩三點也有垃圾短信發過來,午休時,也會被吵醒,現在辭職了,晚上關機才能入睡。
  昨日一大早,成都一家旅行社的計調員熊先生撥打了成都商報熱線,他說最近收到了多條催收房租的垃圾短信,看起很心煩,“在裝房子的那段時間總是收到裝修公司的垃圾短信,在買房的時候總是集中收到開發商賣房信息,要是買車估計還要經受賣車的短信騷擾。”
  最離譜的是,有一天晚上,熊先生收到的一條曖昧短信:帥哥,還記得我嗎?我是小方,晚上我們在九眼橋酒吧見,要不要來,給我回覆。熊先生在查看這條短信時,被老婆發現了,為此還向老婆解釋了半天。 成都商報記者 周茂梅 王英占  (原標題:律師為首位消費者維權 索賠1元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t27gtxchf 的頭像
gt27gtxchf

馬達加斯加

gt27gtxch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